恒峰娱乐

当前位置: 恒峰娱乐 > 关于我们 > 正文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7796网址

时间:2018-08-05 15:34

  《我们的少年时代》主要讲述了TFBOYS饰演的三位主人公在与棒球运动的对垒中,不断向着理想努力的励志故事。

  面对由种子选手组成的中加中学棒球队,月亮岛高中惨败。看着毫无斗志的月亮岛队员和毫不关心比赛的教练陶西,青春热血的高一新生班小松冲上了球场。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傻小子居然凭着一己之力为月亮岛拿下一分。然而就在班小松誓要“重振月亮岛”的时候,中加休息区里一直在睡大觉的邬童悠悠哉哉地走到赛场上,一击全垒打,击碎了班小松的所有幻想。月亮岛不止输了比赛,连球队都面临解散的危险。而教练陶西居然举起双手支持解散棒球队!为了拯救棒球队,班小松不顾邬童的冷嘲热讽,一心求合作,在加上学霸尹柯加入,陶西答应了重建棒球队。可就在此时,十分严厉的安谧突然空降成为月亮岛的教导主任整顿校务,百般阻挠成立球队,最终通过班小松等三位同学和陶西老师的团结努力,月亮岛中学队终于再次登上了全国大赛的舞台。

  双清市的月亮岛中学的小熊队和中加中学的银鹰队是棒球比赛场的宿敌,两支球队曾经十次对阵,可是小熊队几乎就没有赢过对方。这一天,又是两队对阵的日子,可是小熊队还没打就士气低迷,毫无信心,队员们到了赛场也不热身,纷纷窝在长椅上玩手机。身为队长的班小松十分焦急,可无论他怎么加油鼓劲,大家就是提不起精神,连教练陶西都兴致缺缺,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在他看来,这次小熊队依然难逃败局,所以他对比赛一点都不上心,甚至躺在了椅子上睡起觉来。眼看比赛快要开始了,有一个队员还没到场,班小松给他打电话,却被告知肚子痛来不了,班小松更加焦急。只好去找陶西想办法。陶西闻言之后,随手一指,点了他们学校的一个叫做谭耀耀的同学来救场,谭耀耀根本没打过棒球,可如今事态紧急,也只能这么着了。

  比赛开始后,面对银鹰队的王牌投手邬童的强势进攻,小熊队的两位打者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先后三振出局了,现场一片欢呼之声,小熊队众人更加消沉。接下来,轮到了班小松上场,他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全神贯注地紧握棒杆,目不转睛地盯着邬童。邬童本来想先迷惑一下班小松,上去连打了三个坏球,结果在第四次发球的时候被班小松闭着眼睛给打了出去。班小松在银鹰队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一口气冲过了一垒和二垒,并且很快在达到了本垒,小熊队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惊呼声中抢先得了一分,

  接下来两队交换,由班小松投球,邬童执棒。结果,邬童以一记漂亮的全垒打轻松拿到了一分,现场一片欢呼声。

  接下来是最关键的一局,银鹰队超常发挥,很快就将比分拉大到了二十分,大家都对小熊队失去了信心。而正当比赛进行到关键时刻的时候,小熊队的教练接到女儿果果幼儿园老师的一个电话,竟然抛下他的队员抬脚溜了。原来是果果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将饭都倒在了别的小朋友身上,问她什么也不说,夏老师不得已只好打电话叫家长了。

  陶西到了幼儿园后,再三劝哄好,把自己反锁在教室里的果果就是不肯开门,陶西没办法只好借了一张银行卡划开了教室的暗锁,打算好好教训一下果果,却不小心一跤摔在了地上,被果果的班主任夏老师把这番窘状看了个满眼,陶西满脸羞愧的同时,不禁对这位美丽的夏老师怦然心动。回家的路上,陶西教着果果撒谎,让她改天放学后以自己过生日为由将夏老师邀请到家里来,果果在他的生日礼物引诱下,终于答应了他。

  而此时的比赛场上,小熊队轮到了谭耀耀上场,他在队友的提醒下拿了棒子和头盔颤颤巍巍地上了场,结果第一次把棒子打飞了,第二次把自己自己给摔倒了,第三次直接把棒子挥到了对方队员的脸上,最后毫无意外的,小熊队再一次凄惨无比地输给了银鹰队。比赛结束后,银鹰队的队员狠狠嘲讽了一番小熊队,班小松有气也无处发,只能忍气吞声。

  第二天,月亮岛中学的校长召开会议,称学校近期经费紧张,提议缩减一下开支,他请大家讨论一下,焦主任提议解散棒球队,却遭到了白老师的强烈反对,两方争执不下,校长只好决定征求过教练陶西的意见之后再做定断。

  之后,校长将陶西请进了办公室,他本以为说服陶西会是一场难打的硬仗,谁知刚一提出解散帮球队,陶西立马就同意了,搞得校长和焦主任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当焦耳从自家老爸焦主任那里得知了陶西已经同意解散棒球队后,连忙告诉了班小松,班小松一听当时就想要跑去找陶西问个清楚,结果数学老师在下课铃响后偏要拉着大家做习题,看着黑板上那道像是天书一样的数学题,同学们都傻了眼,班小松便怂恿班上的学霸尹珂上去解题,尹珂看了他一眼便举起了手,结果,他不负众望得解出了那道超难的数学题,班小松见状第一时间便冲出了教室直奔棒球部,在门口正好遇到了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出来的陶西,他无所谓地对班小松说自己不想当这个教练了,让他以后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不要再打棒球了,班小松闻言大叫一声:你太让我失望了!便转身跑开了。

  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事业,为捍卫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陶西回到家里,见女儿正在兴高采烈地对着隔壁空无一人的单元楼扔棒球玩,他忽然觉得脊梁沟冒凉气,转身跟果果说话的时候,突然被果果刚扔过去的棒球打到了后脑勺,果果捂着嘴偷笑,接着又把球扔了过去,陶西再次被打中,这回他真的被吓到了,不但捡起球扔了过去,还下意识地掏出钱包砸了过去,钱包一出手他就后悔了,连忙爬上阳台,从窄小的边缘攀爬过去,结果一时不慎差点失足掉下楼。

  陶西好不容易跳进了对面的楼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长相冷艳的女子一平底锅砸到脑袋开花,当场趴在了地上。之后?当然是惊动了警察,陶西和那位冷艳的女子报了警,称陶西私闯民宅,陶西却一再声称自己的钱包掉在了那边,自己只是过去捡了一下而已,况且那房子长久无人居住,自己不知道那里住了人,可他的解释无法说服警察,他们本想教育陶西一番将他放了,谁知陶西反倒倒打一耙,追究起那女子的责任,那女子见状便声称自己要走法律程序,陶西一看立马软了下来,赶紧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终于让女子松了口,放弃了走法律程序的决定。

  两人回到共同的小区后,那女子看到陶西的鞋柜和一个大箱子竟然放在门外走廊的公共区域里,便不依不饶地逼着他搬回去,陶西本不想就范,结果女子又要打电话报警,吓得陶西赶紧手忙脚乱地将东西搬回了自己家。

  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陶西发现自己的车被别人堵在了里面,正在那里大吵大嚷,那位女邻居走了过来,原来挡路的车子是她的,陶西这下可逮到了理,不依不饶地吵闹不休,两人再一次吵得不欢而散。

  这一天,班小松班上转来了一位新同学——邬童,班里的同学都十分兴奋。班上一共有两个空位子,一个在班小松旁边,一个在尹柯后面,老师让邬童自己挑一个位子,邬童看了一眼,便选择了班小松旁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下课后,班小松在独自一人练习打棒球的时候,邬童走过来对他好一番冷嘲热讽,班小松不服气,就提出和他比一比,结果,邬童投的球班小松一个都打不中,而还班小松投球时,邬童则一棒将球打得不见了踪影,班小松不禁大受打击。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粒球飞出去之后,被恰好走过的陶西连看都没看,仅凭声音判断就一把抓在了手里,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同学都要惊呆了,陶西却不准他说出去。

  回到自家的拉面馆,班小松还在想着自己在学校被邬童残虐的事,班妈妈要他去给一位客人倒点醋,班小松拿着醋碗一边走一边比划,结果一不留神把醋碗当做棒球,扣在了客人头上,班小松当即傻眼,班爸爸赶紧道歉,并免了那位客人的单,这才将事件平息。之后,好脾气的班爸爸坐下来和班小松聊天,得知了儿子的纠结后,他却淡然一笑,给出了一个很棒的解决方法——化敌为友。

  班小松被爸爸的一番话提了醒,他回到了学校后,他死皮赖脸地缠着邬童帮自己重建棒球队,邬童却冷冰冰地不肯理采他,尹柯劝班小松离邬童远点,班小松却不肯放弃。他买了一大堆零食想要贿赂邬童,却被他一把推倒在了墙上,零食散落了一地。

  班小松还是不肯放弃,他想法设法地找机会说服邬童,甚至不惜跳窗跑进正在学习厨艺的教室里给邬童打下手。班小松看出了邬童和尹柯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太寻常,就没话找话地询问邬童,却被他一句话给噎了回去,他只好老老实实地陪着邬童学做蛋糕。

  第二天的全校大会上,月亮岛中学迎来了一位漂亮的新股东——安谧,她声称自己代表资方来解决月亮岛中学的资金困难问题,但同时还要对学校的人事展开大换血,因此,她向大家宣布接手月亮岛中学的教导主任一职,并要进行教师资格考试,学校的众位老师一听炸开了锅,陶西更加惊异交加,因为,这个安谧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几次三番发生口角的女邻居,他不禁当场傻眼。

  安谧成了教导主任,原来的焦主任不甘心被免职,他找到校长好一番哭诉,并当着安谧的面下跪,请求她给自己一个机会,安谧又好气又好笑,便给出了三个位子让他挑,焦主任无奈,便选择了调去刚成立的后勤部当主任,得知自己这算是平调,焦主任这才不再闹腾。

  这天放学后,果果依着陶西的意思,对夏老师说自己今天过生日,邀请她到家里给自己庆生,夏老师当场拆穿了她的谎言,称自己知道班上每一位同学的生日,果果只好将爸爸出卖了,夏老师意味深长地看了站在远处的陶西一眼,微微地笑了。陶西还以为果果成功地约上了夏老师,回到家可劲折腾了一番,买了大蛋糕,弄了几个菜早早坐在桌子旁边等候,可他等得菜都凉了也没看着夏老师的影子,逼问了果果一番,才知道自己早就露出了马脚,不禁大为失望。

  饭后,陶西刚要坐下来看电视,突然家里一片漆黑,他拿起手电筒跑出去查看,原来是安谧家停电了,她正在修电闸,陶西便站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安谧经过一番试验终于将自己家的电闸修好了,可是她家的电闸一合上,陶西家的电闸就会落下来,于是,这一晚就在两人你来我往的的互相较劲中渡了过去。

  班小松揪着邬童的衣服,非要他当老师。邬童皱着眉头,但还是答应下来。一直观察两人举动的陶西对这两人的交流相当满意。因达到目的而手舞足蹈的班小松看到陶西的蜜汁微笑缓过神来,想到了陶西解散棒球队的事情,重重地哼了一声来表达对他的不满。

  夜里,陶西做饭期间察觉到果果有事情要说,询问后才知道夏绿要来家访。他赶紧收拾好家里的一切,还允许果果回房间打游戏来支走了她。下了班经过陶西家门的安谧发现他的鞋柜还在外边放着,便敲响了门铃。陶西以为夏绿来了,还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抬头一看却傻了眼。他见安谧还在纠缠鞋柜的事情,便将鞋柜搬了回来,等她离开才将鞋柜搬了回去。这时,门铃又响了。陶西打开门,见到了夏绿,热情地和她握了手。夏绿讲明来意,是想和他讨论一下果果将饭倒在了同学明明身上的事情。她希望陶西能出面道个歉,陶西却更关注道歉时夏绿会不会出现。得知夏绿也会在场,他欢喜地同意了。

  两人吃饭之际,安谧再次敲响了门铃,等到门被打开后将鞋柜重重得摔到了陶西的家中。陶西顾忌他在夏绿面前的形象,只好同意收走了鞋柜,看着安谧扬长而去。夏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再也呆不下去,在陶西的挽留声中离开。

  星期六,尹柯在演算纸上奋笔疾书,他的妈妈却嫌他解题速度太慢。尹柯爸爸端来水果,趁着尹柯妈妈上班去了特意叫尹柯出去放松一下。他也没什么事情做,便来到河边写生。

  而不远处的草坪上,邬童看了班小松的手,从他手上的茧子位置判断出他的投球方法错了。亲眼见了班小松的投球姿势,他便让班小松联系单腿站立。一段时间后,终于站立不住的班小松明白过来,他抬头一看却发现了在河边写生的尹柯。他兴奋地跑了过去,却还是被邬童叫了回来。他们又继续了刚刚的练习,还见到了买菜经过的陶西。邬童正听到谭耀耀讲述陶西接球的事情,便向陶西扔了球来试探,陶西却没有去接而是任凭自己被砸倒。他站起身,非要谭耀耀带他去医院,留下的班小松一脸茫然。

  而班小松练习之际,中和的江狄来到河边赶尹柯离开来得到练习场地。班小松和邬童看不过去,和江狄争执起来。最终,江狄和班小松决定用比赛来决定练习场地的归属。江狄连投了一球,班小松巧妙地打中了。江狄改变了主意,转而攻击班小松的腿。邬童见班小松连连受伤,决定加入月亮岛棒球队代替班小松迎战。江狄因惧怕他的实力,不敢出战。邬童便用球砸了江狄,双方厮打起来。

  不远处的谭耀耀看到这一切,赶紧和陶西赶了过去。陶西拿着手机不断对着江狄拍摄,江狄这才带着人离开。

  陶西赶走了江狄,而班小松和邬童以及尹柯变得更为要好。白舟也发现了这个变化,问起陶西缘由,陶西却转移了话题。

  此刻的班小松和邬童也计划着重新组建棒球队,安谧却告诉他们必须由老师来提交申请,两人垂头丧气地离开。尹柯得知此事,建议他们从白舟身上入手。

  班小松认为此法可行,便来到办公室找白舟商量。白舟愿意帮助他们劝一下陶西,班小松也就势谈起了陶西。他认为棒球队是因为陶西才解散的,白舟却告诉他真正原因是学校经费不足。班小松不再多说,道了谢,离开了办公室。

  这边,陶西接到了果果,也如愿见到了夏绿,他连连解释起了前些天晚上的事情。了解情况的夏绿同意陶西将鞋子放到她的家中,还看玩笑要收费。两人对此事一笑而过,陶西还提出请夏绿吃饭,却被拒绝,但还是一脸笑意地带着果果离开。

  夜里,白舟也来到陶西家为他们做了晚饭。他将班小松对陶西有误解的事情讲了出来,陶西却满脸地不在意。吃完饭,果果让他们亲吻她,不知道这是圈套的两人闭着眼睛吻了上去,果果却缩下了头。下班经过的安谧无意中从门缝里看到陶西和白舟的双唇缓慢靠近,吓得赶紧离开。接上吻的陶西和白舟也反应过来,作势要打果果。

  次日,邬童和班小松一番讨论后,想出了重新申请棒球队的主意。只要拍到陶西的裸照,他们就能要挟他。虽然有些犹豫,但两人还是跟着陶西来到了更衣室。而陶西早有准备,一把将两人推了出去。失败的两人又有了新主意,去拜托尹柯PS出陶西的裸照。尹柯摆脱不了班小松的纠缠,还是P了图,班小松满意离开。

  第二天,班小松给陶西打了电话,相约看台见面。陶西见到班小松,问他有什么事。班小松拜托他重组棒球队,还梦想得到全国冠军。陶西劝他将心思放到学习上,班小松只好拿出了那张PS过的照片。谁知,陶西却不在意,还要签过名后送给班小松。班小松不同意,和他撕扯起照片,一不小心将照片甩下了看台。

  很快,这些照片传到了安谧的手中。她在领导的面前问陶西是不是有人拿这些照片要挟他,陶西却表示这些照片是他自己洗的。安谧认为他散播这种照片对校风校纪产生了恶劣的影响,陶西听后还是满脸不在意。

  夜里,他筋疲力尽地回到了家,在果果的怂恿下戴上了兔耳朵。果果则将另一个兔耳朵扔到了安谧家的阳台上,安谧以为此事是陶西所为称他是不合格的老师。

  安谧向董事会提出辞退陶西的建议,却被拒绝。她只能用计为难陶西,逼他主动交出辞呈,决定任命陶西做六班的班主任。

  陶西满腹怨言,情急之下要写辞呈,可在白舟的提醒下想到了果果,改变了主意。他走到六班,一脸凝重地告诉大家他就是新的班主任。班小松想起P图的事情,特意用漫画书遮住了脸。陶西对他掩耳盗铃的行为看不过去了,抽走了班小松面前的漫画书,嘴里却叫出了尹柯的名字。尹柯跟着陶西出了门,陶西又回过头叫出了邬童。不一会,陶西看着两人回到了座位,之后将班小松揪了出去逼问p图的事情。班小松以为尹柯和邬童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便承认了一切,哪里知道陶西根本就没有问尹柯和邬童p图的事情。得知他们都有参与这件事,陶西将三人揪出了教室罚站。经过教师的安谧看到他体罚学生,便问陶西他们犯了什么错误。陶西并没有讲出他们p图的事情,而是随便找了理由搪塞住了安谧。

  体育课上,陶西将全体学生带到了操场上,以沟通感情为由让他们长跑。可还没等大家跑出几步,听说陶西爱体罚学生的家长不约而同地来到了操场。他们认为没有班主任经验的陶西没有资格当班主任,陶西满脸兴奋地推脱起班主任的职位。收到消息的安谧也来到操场,向众位家长解释让陶西当班主任的原因。陶西身为班主任,最需要做的是培养孩子们的学习兴趣,而非教孩子读书。安谧还称陶西有一套完备的教学方法,还承诺让他拿出这份教学方法的报告,这才劝走了众位家长。

  第二天,安谧来到六班,开始担任他们的语文老师。课堂上,班小松想到陶西没有讲出他们P图的事情,告诉邬童陶西没有那么坏,还想和陶西商量重组棒球队的事情。

  下课后,邬童来到操场,和陶西谈判。正因教学计划苦恼的陶西同意重组棒球队,但要求邬童替他写教学计划。邬童立刻吩咐爸爸公司的秘书找来专家完成了任务,发给了陶西。陶西一看,这份计划书上都是对家长的承诺,要将全部同学的成绩提高到B以上。而果果在陶西睡觉的时候,将B改成了A。不知情的陶西醒来后,将文件发给了安谧。安谧心存疑惑,问起陶西哪里来的勇气承诺让所有学生拿A。这才反应过来的陶西如雷轰顶,压力极大。

  陶西将全班学生带到了桔子园,让他们放松心情。邬童问起陶西教学计划的进展,陶西坦言相告。一直在旁边听他们说话的班小松得知邬童为了他去求了陶西,心中万分感激。而邬童一抬眼,看到尹柯认真端详钥匙的模样,想起曾经在一个队打球的队员都有着相同的钥匙链,脸色更为凝重。

  这时,陶西站起身来,宣布要将大家摘的桔子卖掉,把得到的钱分给大家。欢欣鼓舞的众人立刻忙活起来,却没想到很快就见到了安谧。安谧将学生带了回去,还要处分陶西,引来学生的不满。一脸轻松的陶西进了教室,神秘兮兮地告诉大家他们一天就卖了几百元。那么为什么有些人不用这种办法赚钱,还要去读本科读硕士呢?陶西让大家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洒脱离开。

  陶西前脚出了教室,班小松后脚跟了上去问重组棒球队的事情。陶西告诉他棒球队现在只有他和邬童两个人,没有重组棒球队的必要。班小松决定再拉几个队员进入棒球队。

  周六,陶西听说夏绿会到商场的健身房做瑜伽,穿着葫芦四娃的衣服,戴着大娃的头套,和白舟一起来了商场,要给夏绿一个惊喜。因为陶西戴着头套看不到外面,特意叫白舟在商场外放信号。白舟见到安谧,惊讶声通过传声器传到了陶西的耳中。收到信号的陶西以为夏绿来了,冲了上去,在安谧的眼前耍宝,不小心吻上了她。安谧抽掉陶西的头套,发现眼前这人是陶西,和他厮打起来。白舟赶紧冲上前去,拉开了两人。

  星期一,陶西向众人揭晓了自己了他的答案,告诉大家学习能让人成为一个有趣味的人,还宣布了这学期要考试长跑的消息。而班小松从邬童的口中得知尹柯擅长打棒球,开始对尹柯死缠烂打起来。一向好脾气的尹柯在班小松的强烈攻势下,提出进入棒球队的前提是班小松在长跑小测中获得第一名。班小松见尹柯好不容易松口,投入到了体能训练中。邬童看着班小松一往无前的努力模样,找到尹柯质问他为何要挑班小松的弱项来考验他。尹柯满脸不在意,称他只是随便玩玩,却看着班小松跑步的样子咬紧了牙。

  陶西和邬童终于看不下去了,劝班小松不要再跑了。班小松却不抛弃不放弃,让陶西回忆起了以前的自己。

  终于到了测试的那天,班小松一马当先冲到了第一个。可是很快,他用尽了力气,脚上像灌了铅,终于跌倒在地。陶西判断他是肌肉拉伤,劝他去校医室。班小松却记着和尹柯的约定,争执着要爬起来。尹柯看到了他摔了一身伤,却还是拒绝了加入棒球队。邬童见他如此不近人情,转身离开。

  放学了,尹柯回到家,想起班小松挣扎着站起身的模样,陷入了沉思。最终,他还是来到班小松的家,表示棒球队最需要的是一个好的教练。班小松却信心满满,称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这边,邬童来到陶西家问他要怎样才能重组棒球队。只要陶西答应重组棒球队,邬童便包了班级里的所有事务。如果陶西不同意,他便很有可能将帮助陶西写教学计划的事情告诉安谧。陶西觉得邬童这样做正中下怀,对他的威胁满不在乎。邬童只能败兴而归。

  次日,班小松拦下了陶西的车,还拿出了一张写有“王牌投手陶西”的报纸,称他已经知道了陶西的真实身份。陶西大嚷生活重要的是脚踏实地,劝他去认真学习。班小松坚信每一个人都会有梦想,拜托陶西让他试一试。可他的真情对白换来的还是陶西的拒绝,只能丧气离开。悄然落泪的陶西拿起那张报纸,看着以前神采飞扬的自己,悲从心起。

  经过一夜的考虑,他找到班小松答应教他打棒球,还让他暂时隐瞒此事。班小松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一脸兴奋地进了教室。课间时间里,他意外从柜子里发现了诅咒信,只能按信上的安排将诅咒信发给五位同学。可在邬童和尹柯的高智商下,班小松的小心思暴露无疑。可诅咒信却无声无息地在校园里蔓延开来,引来家长们的不满。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他致力于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为保卫人民的幸福和祖国的安宁做出了积极贡献。

  而刚刚答应班小松做教练的陶西来到校长办公室,申请重组棒球队。恰巧,安谧走进了办公室,校长推脱让陶西找安谧商量。而安谧警告陶西重要的事情是他的教学计划,拒绝了他的提议。

  刚出办公室,安谧便收到了家长们关于诅咒信的投诉。她从监控摄像头中得知最早收到诅咒信的人是班小松,便找到陶西质问。陶西觉得这是件小事情,还讽刺安谧大惊小怪。

  夜里,陶西神情恍惚地回到了家,在果果的不屑努力下讲出了诅咒信的事情。果果认为诅咒他人出车祸不是小事情,陶西觉得她说的话有道理,决意彻查此事。

  而他很快又得到了新消息,发现诅咒信事件升级了。班级里也对此事议论纷纷,整个学校人心惶惶。陶西主动向安谧提条件,要勘破此事来换取安谧答应重组棒球队。

  陶西承诺查出诅咒信的真相,要以此和安谧做交易,让她同意重组棒球队。安谧没搭理他,却默认了这个约定,黑着脸离开了。

  陶西慢悠悠地走到操场,将查诅咒信的任务交给了班小松和邬童。两人找到尹柯商议此事,发现被恐吓的同学都是在早自习发现诅咒信的,以此推断幕后黑手是晚上行动的。最终,班小松和邬童相约夜里8点见面,查找事情的真相。而尹柯在班小松的不断纠缠下,也躲开了母亲的监督,来到了学校。

  三人各拿了小手电,摸索着前进,经过画室的时候发现画室的门开了。他们走了进去,发现满画室的石膏像都看着门口。邬童判断这些石像都被人动过了,决定加快勘察速度。他们走出了画室,却见到不远处有一个身着红裙的小女孩逆光站立向他们招手,惊慌失措,迅速逃走。

  第二天,三人都神情萎靡,上课时间不在状态。安谧看出他们的不对劲,让陶西好好管理班级,多关心他们。两人还谈起诅咒信的事情,陶西一本正经地保证两天内交出结果。

  夜里,带着大蒜项链的班小松和两人汇合,三人一起躲进了讲台上的讲课桌内。没过多久,一名黑衣男子拿着油漆桶走进了班级。班小松一身大喝,黑衣男子转身就跑,尹柯在后面紧追不舍。在三人的围追堵击下,黑衣男子被逼上了看台。他们这才发现对方是同班同学薛铁,极为震惊。薛铁平日里是个安静软弱的人,却处处被同学嘲笑和欺负,这才恐吓大家来获得心理平衡。

  清晨,邬童将真相告诉了陶西。到办公室交作业的焦耳听到消息,迅速将事情传播开来,引来同班同学的议论。回到班级的邬童听到这一切,狠狠斥责了大家。众人所谓的开玩笑,很可能深深伤害到这个被开玩笑的人。

  后勤部的焦主任坚持开除薛铁,陶西也向校长表明了态度。薛铁确实有错,可他也是一个被害者,还没有到被开除的程度。陶西认为发生这件事是因为他对学生关心不够,做出了深刻检讨。可焦主任死咬薛铁犯错,连安谧都看不下去了。她严肃表明后勤部的焦主任不了解薛铁,因而他没有坚持开除学生的权利。最终,大家支持对薛铁记过处分。

  收到消息的班小松三人却还有疑问,红衣小女孩的事情还是未解之谜。陶西却搪塞了大家,因为他知道红衣女孩就是果果。当夜,他带着果果来到学校,果果却到处乱跑吓到了他们。

  次日,陶西将前些天一直在家的薛铁带回了班级,薛铁也向大家道了歉,在陶西的总结下这件事情就此翻篇。可薛铁却有些坐立难安,大家却积极地拿出了笔记让他抄。

  储存方法错,食物坏得快原标题:储存方法错,食物坏得快(保鲜盒) 靳丰华绘 营养损失、口感变差、细菌繁殖、毒素产生……这些变化会发生在保存不当的食物身上。日常生活中,哪些错误做法会导致这些变化,又该如何阻止呢? 错误一:绿叶菜密封后放入冰箱。很多…【详细】

  厨房里的7大控糖高手 这些调料还你健康血糖众所周知,调料是用来做菜的。其实,有些调料不仅能让食物变得美味,还能让血糖更平稳。美国“罗代尔”健康网站近日介绍了具有天然抗糖作用的多种调料。 桂皮 多项研究表明,食用桂皮能降低血糖水平。桂皮中富含的植物营养素能减轻炎症…【详细】

  《锦绣未央》1-44集剧情介绍电视剧《锦绣未央》中唐嫣饰演的李未央是冒充的李家二千金,其实是北凉公主。而梁振伦饰演的李敏德的身世也是十分的神秘,李敏德在与李未央相处的过程中,他渐渐被李未央的聪慧和内心隐藏的善良所吸引,那么李敏德喜欢李未央吗?李敏德亲生父母是谁?

  唐代有官员因收500多个干儿子被处斩在古代,官员被免职的原因,大多是办事不力或贪赃枉法之类,但最近读史书,却读到了唐代的两名官员被免职的资料,被免职的原因特别奇特,读来很有意思。 阮嵩是唐朝贞观年间的桂阳县县令,此人政绩一般,但也还说得过去,也就是说,当个县令还算够格。但…【详细】

  冷,看古人如何“暖手”又到一年天寒地冻时,相信你家中的各类电暖产品已“火热登场”,但你知道古人的“便携式暖炉”是怎样的吗?昨日,东莞冠和博物馆展出一批清代铜质手炉,感兴趣的话本周末来赏一赏吧。 “这种手炉,是古代有钱人家才用得起的。比如《红楼梦》里有个情节,…【详细】